我读孟浩然-关于历史名人的作文900字

  唐诗是中国五、七言古近体诗的高峰。在我有限的唐诗阅读中,读过热爱现实生活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;读过始终以严肃的、悲悯的心注视着、关心着华夏的杜甫;读过能够把握住对超现实的向往和对现实的执着的,上承阮籍、曹植,下开李白、杜甫的陈子昂。但,“语淡而味终不薄”的清新之句才是最吸引我——尤其是孟浩然的诗。

  孟浩然公元680年出生在襄阳的一个书香世家,字浩然,号孟山人,世称“孟襄阳”。因为他未曾入仕,又称之为“孟山人”。孟浩然的诗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,多写山水田园和隐居的逸兴以及羁旅行役的心情。其中虽不无愤世嫉俗之词,但更多属于诗人的自我表现。

  初读孟浩然是在小学的时候,那时最喜欢的就是《春晓》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?”字字平常,读起来既简单,又顺口。这样通俗易懂的诗,千百年来人们传诵它探讨它,好似在这么短短几行中有着开掘不完的艺术珍宝。像许多山水田园诗一样,这也是一首描写春天的诗,春天有迷人的色彩,有醉人的芬芳,但他都没有写,只是从听觉角度着笔:那鸟啼声,那风雨声。而且这春天的声音“处处”皆是,带给我们强烈的画面感,让人以为自己确确实实听见了这些清脆、充满生机的声音。《春晓》的语言简单易懂,自然而顺畅,像是诗人心中自然流露出的泉水,如饮醇醪,不觉沉醉。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领略到唐诗的魅力!

  然后是《过故人庄》,这又是十分简单的言语,平平淡淡的叙述了一件几乎每个人都会遇见的事情。可就是这样如闻一多先生说的“淡到看不见诗”的诗,它到底哪里值得被流传千古呢?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”中学生日记本开头一样的句子,简单随便,看不出故意渲染之意。却不仅看得出田家热情好客,没有虚礼和排场的招待,也看得出孟浩然这个大诗人热情和爱交朋友的特点。看似很简单的一句开头,却为下文做了铺垫:正是在“故人庄”这样简朴的环境下,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”才显得更加畅快,淋漓。在孟浩然的诗中,自然是少不了重阳节的: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。”写出故人之热情和相谈之愉快,真率的表达出自己对田园和田家的喜爱。两句写出故人的朴实,两句写出周围的绿意盎然,两句写出与田家相谈甚欢,两句写出对一切的留恋。这就是它值得被千古流传的有地方。

  我喜欢孟诗的清新自然之风,它不似“疑是银河落九天”式的奇瑰浪漫,也不似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式的悲天悯人,它只是“散发乘夕凉”时的喃喃细语,情景相生又自然流出。那些简简单单的诗句,却看起来风韵天成、淡中有味,好像在这喧嚣繁华的都市中带来了一丝清凉。